让姑娘娇羞、武士偷笑的江户「笑绘」


2020-08-05


要找个深谙玩乐之道的朋友,一定要找江户人。

他们能从小事中找到乐趣,就算囊中羞涩,也能找出玩乐的方法。现代人把工作和玩乐对立起来,退休后常会感到空虚寂寞,怀疑自己一辈子到底是怎幺回事。江户人则觉得工作和玩乐的关係就像夫妻之间,两者要好好相处,互为裨益,真是聪明极了。

关键在于兴趣盎然。就让我们学习江户人的乐天精神,当一天江户人。

好,我们来看看「春画」。江户时代,一般把春画叫做「笑绘」。它还有个隐晦的称呼叫做「和印」,取「笑」的发音第一个字母的发音为「和」。为什幺叫「笑绘」呢?就算你脸上乌云密布,偷偷地给你这种描绘人类严肃神圣行为的画,也会博得你破颜一笑。比起「封装本」这种毫无味道的称呼,「笑绘」这个名字既大方又幽默。

春画中,最上品的是让姑娘和武士看一眼就能「噗」地偷笑出来。让姑娘看了害怕,让武士大怒的,就不够聪明了。

本来男女交合是繁荣的象徵,还可以以此来祈祷五穀丰登。日本是个农业国,有这种传统。交合是生产性的、有活力的好事。不是阴而是阳,不是负而是正。是充沛强壮力量的象徵。因此春画也被叫做「胜绘」,据说常被带到战场,或是塞进盔甲里。

让姑娘娇羞、武士偷笑的江户「笑绘」

将性的快乐视为道德败坏,只有在宗教统一的国家才会发生。日本有八百万个神,是一个无宗教的国家。关于性,一直保持太古以来的大方态度。江户时代的绘师、作家,无一例外都画过春画。不论是写《里见八犬传》的正统派曲亭马琴,还是画《东海道五十三次》的多愁善感的歌川广重,都不例外。

春画本的稿费很高,有人说他们是为了生活不得不画。依我看来,真的这样的话,他们应该匿名才对,把广重改成好重,傻子才看不出来呢。

绘师和作家为了让别人知道,这幅画是自己画的,会在画里偷偷地画上自己的落款,或是在文字里提到自己的名字。也有人画春画完全与工作无关,不过让人感觉到他们是「反正要画不如高高兴兴地画」,这是典型江户人的想法,乐观可爱。

绘师的化名本身,也像在恶作剧。北斋叫做「铁棒滑溜」(太强了!),英泉叫做「淫乱斋」「好女轩」,国芳叫做「刚刚好」(什幺刚刚好?)、「国盛淫水亭开好」(这也可以?),一见就让人喷饭。

关于北斋,有两个南辕北辙的说法,有人说他很讨厌春画,还有人说他一生都对春画孜孜不倦。他自己设计画中台词,自己写画中文字。……我自己也希望他不是硬着头皮在画。

另有绘师公开宣称:「俺就是画春画的。」那就是溪斋英泉。他是武士家庭出身。当时浮世绘师被称为纸屑绘师,是个下贱的职业,他也算是沦落风尘。于是,他越发把世间看做一个玩笑,沉溺酒色,声名狼藉,以致被贴上「颓废美(也叫腐败美)绘师」的标籤。

不过,看看他的玩具画(儿童画)、名胜画,却让人感觉温暖贴心。原来这家伙内心还是挺认真严肃的,他是在认真地扮演不良绘师,他豪言壮语宣称「俺就是画春画的」。比起普通的浮世绘,他在春画本上画的美女更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。为什幺这种力作不画在普通的美人画里,真让人为他着急啊。不过,这就是英泉,那种姿态真是令人又恨又爱。

话说回来,春画就是光着身子摆出各种姿势,画工好坏一目了然。实际上,大部分春画都让人觉得噁心。不过,如果是一流绘师画的,就会感到很大方,甚至有种清洁感。真是不可思议。

其中最具「清洁感」的是鸟居清长,他的春画连有洁癖的小姐也能鉴赏把玩。有洛莉塔趣味、公主趣味的是铃木春信。用色也十分可爱,最适合入门者。

质感高级的是鸟文斋荣之。他是俸禄五百石旗本老爷中的怪胎。本来应该画些高雅题材,但他就是爱搞怪。画技一流,鲜明生动,精妙绝伦。

让姑娘娇羞、武士偷笑的江户「笑绘」

官能美首推喜多川歌麿,从画上彷彿能感受到肌肤的温暖。北斋已到达造型美的境界,是严肃的写实派。让人不得不讚佩地叹道:这老头真不简单。

英泉则近乎残酷地把女人身上隐藏的娼妇性暴露出来,说是「笑绘」,也是自嘲的笑。

描绘现代的性享乐的,是歌川派。其中的代表是歌川国贞和歌川国芳。擅长描绘妖豔多姿江户女的是国贞,擅长描绘庶民日常生活的是国芳。两人都擅长抓住性的快乐的嗜虐性,画複杂的题材。这些春画本,应可说是与江户人交往的通行证。能了解江户春画的妙处,也就能轻鬆融入古老江户了!

书籍介绍

《一日江户人:「读日本、看江户」之第一书》,漫游者出版
.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杉浦日向子
译者:刘玮

嘿~各位老爷太太请听我说,少爷小姐也别暗送秋波,说起那江户可不止,武士、大奥跟那花街柳巷,江户钱,淹脚目,街上小老闆一抓就是一大把,风雅品味那是必须要讲究,茶道花道自不用提,手上那纯银烟管哪个角度抽起来比较帅,都得找老师上课指导。每天至少澡堂报到两次,打扮得清清爽爽才能找女孩约会去,有钱公子身上穿的、脚上踩的都尊贵不凡,高富帅总是畅行无阻;口袋不深那也不要紧,笑容爽朗、三味线学好,女孩也会为才华晕倒。

人说那大奥金碧奢华,将军老婆上个厕所都把屁股留给专人擦,但将军不论多晚睡,隔天都得六点整整起床。我说做将军还不如当个闲闲的江户人。兴趣千奇百怪也不奇怪,打个哈欠都能写个指南,养只跳蚤也能开个评赏会,打造小东西是那出了名的专精,巴掌大的五斗柜可价值不菲。口袋空了就卖艺去,拿纸做几件衣裳上街cosply,穷困潦倒的葛饰北斋也曾背着纸糊的大辣椒上街吆喝,每到夏日那一定要放个暑假,没钱先把过冬用的被褥拿去当。早中晚,酒不断,饭前后,再来一碗,美食三宝白米、豆腐、萝蔔,平淡无味也能品出新滋味。

各位看倌呀您别恼,这江户种种实在太奇妙,小的可不是空口说白话,您看那专家老师都在点头微笑,喜欢的就留下几个买酒钱,下次再来听小的一一说道。

让姑娘娇羞、武士偷笑的江户「笑绘」
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热门文章

 2013年小尺寸面板成获利主力 OLED TV终将打败UD TV

2013年小尺寸面板成获利主力 OLED TV终将打败UD TV

 2013年平板出货激增67.9%,PC衰退10.6%

2013年平板出货激增67.9%,PC衰退10.6%

 2013年庆祝世界珠算日大会系列活动

2013年庆祝世界珠算日大会系列活动